酉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零点中文网l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时清河出道以来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最初那会儿他确实会被激怒,会被一些言论影响,会半夜拿出终端看别人怎么评价他的演技,评价他演的剧情。

但是后来听多了,看多了,已经可以做到完全不受影响,且我行我素。

他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这么当面拒绝的这么彻底。

且不说以后这座小岛的归属人是谁,当下他还是这里的主人。

就算军部要收编,那也是要给出相应的赔偿的。

他跟闻荆没提起过赔偿的事情,那是他跟闻元帅的交情,跟十二军团有什么关系?

时清河尚未理论,对面两个人还在喋喋不休。

“这些个明星表面上个个风光无限,纸迷金醉,遇到危险还不是需要军团出面。”

“除了一张脸,其他有什么能看的。”

“老子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些娘儿吧唧,扭来扭去的人。”

“嘿嘿嘿,扭起来好看啊。”

两个人看似小声的对话,可这话说给谁听的,不言而喻。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很多人,自己过的不如意的时候,总喜欢将自己身上的疾苦和痛楚推卸到旁人的身上,觉得自己不痛快一定都是别人的错。

别人的优秀那都是运气好,自己的苦难全都是上天不公,反正千错万错,他自己肯定没错。

如果有机会能高高在上地使用自己的权利对着这些他们认为光鲜亮丽的人颐指气使,那种虚荣和成就会让他们觉得自己才是高人一等。

什么大明星,不过如此。

时清河捂着嘴笑了一声。

两个人有些看不惯,不禁抬高了声音:“你笑什么,赶紧走,不然你这就是妨碍军务。”

“妨碍军务往大了说,那可是重罪。”

两个人一唱一和,显得自己非常的有气势,可在他眼里却是无比的滑稽。

时清河忍不住就想起来在军舰上见过的那些第一军团的人,哪怕是他已经站在了控制室的门前,那些人也依旧彬彬有礼,进退有度,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军部特有的气质。

再看看眼前的人。

这或许只是十二军团里的个例,但并不难看出整个军团的质量。

跟第一军团相比,真的是差的太远太远了。

在这一刻,他突然就理解了闻荆想要合并那些小军团,统一收编的举措,此举虽难,但对未来军团的发展却是极为重要的。

时清河:“问你们个事儿,知道里面那几个东西怎么死的吗?”

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嗤笑道:“跟你有什么关系,难不成是你杀的不成?”

“哈哈哈哈哈,笑死人了,一个靠脸吃饭的,在这里装什么比。”

下一刻,这人就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竟是再也没能爬起来,捂着肚子痛苦的□□。

时清河收回脚,弹了弹裤脚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轻描淡写地说道:“我向来与人为善,但也只是对人。”

另一个人看形势不对,正准备扯着嗓子摇人,还没张开嘴巴就被时清河用同样的方式踹飞了出去。

他理了理袖子,不慌不忙地往里走了两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躺着的痛苦不堪的两个人,面色平静:“垃圾。”

这不是嘲讽,而是真心话。

除了门口看守的这两个人,别墅里已经进去了一群人,正在对那个怪物的尸体进行现场勘察。

所有人都带着面罩,只是看到眼前的场景的时候,还是差点没吐出来。

黄色黏腻的血液溅的到处都是,地上,墙面,天花板,无一幸免。

三具尸体已经全没了生命体征,倒在地上,唯一的相同点就是面部全都被毁了,哪些血液全都是这些东西挣扎地时候溅出来的。

“天哪,这三个是什么东西,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

“上次据说也是这个小岛附近,发现了一个巨型的章鱼,听说被待会中心研究所去了,到现在还没个结果。”

“这东西也太大了,竟然被元帅一个人给干掉了,他还什么装备都没有。”

“这就叫大,你们没瞧见外面那个,那个才是最可怕的。”

“行了行了,赶紧将现场勘测完,你们是不嫌弃臭吗?”

为了不再耽误时间,时清河没当着那些人的面走,趁着大家注意力都在那几个东西身上的时候,他悄无声息地上了楼。

监控室在二楼的房间,跟管家住的地方只隔着一堵墙,就是为了方便查看小岛上的情况。

时清河进去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监控大概被破坏了,对方处理的很干净,不光是监控处理了,连带着前一段时间所有的云端视频也都清理的一干二净,什么都没有留下。

到底是谁下的手?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为了掩盖什么?

时清河百思不得其解,也不明白自己的小岛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些变异生物的背后像是有一只巨大的手在搅动着局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危酒
多个世界已完结,可宰!日六,偶尔加更。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晋升快穿部部长时,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神豪养崽系统。于是,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世界一:震后孤儿(完)原男主威胁小可怜,想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世界二:娱乐圈假贵公子——在逃太子爷(完)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石油大王叫他侄子,牧场场主叫他少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言情连载23万字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