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网【l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走阴[无限流]》最新章节。

老爷家的孙女,自然指的是夏蝉。

村口的老人自称是这个村子的村长,告诉他们来得不巧,老叶刚好出去打猎了,还没有回来,不过别担心,他会送他们去老叶家。

在路上,殷林和郑玉山从村长口中得知,他们的身份分别是夏蝉的丈夫和公公,夏蝉刚出嫁不久,特意带着丈夫来看望爷爷,公公则是不放心,送两个小年轻过来的。

村长的年纪很大了,这个年纪的老人总是絮絮叨叨。

他走在前面,带着几人从村子中穿过,一边用羡慕的语气道:“离开村子后再回来的人,叶家丫头你还是头一个,老叶好福气啊,不像我家那小子,去了镇上的酒楼当伙计,就再也没有回来。”

老人说起他儿子的事来就没个完,对这个儿子他似乎又是埋怨,又是自豪,说他从小二做成了掌柜,在镇上娶妻生子,但话里话外又抱怨他从来不肯带妻儿来看看自己,偶尔他自己过来,也是放下给他带的东西就走。

夏蝉几人耳朵里听着村长的唠叨,眼睛观察着村子里的情况。

村子里的房子都挨得很近,太阳快要落山了,大家基本都在堂屋里吃饭,他们每经过一户人家,里面的人都会扭过头来看他们,眼神浑浊又麻木。

村子的住的基本都是老人了,他们一路走来,还没有看见一个年轻人,就连四五十岁的都没看见,全是和村长一般七八十岁的老人。

有的家里还好些,老夫老妻互相搀扶着过日子,很多人家里就只剩一个,孤零零地坐在十分空荡的桌子旁。

看得出来,村子里的情况并不好。

乡下的老人,午餐通常都是随便对付对付,晚餐和早餐才是一天主要的热量摄入时间,他们的桌子上却基本都只有一个小菜碗。

碗里肯定不可能是肉,夏蝉猜测,很大可能是咸菜。

来到村子另一边的外围,村长将他们领到一间房子前,道:“我们这里的房子都不锁的,直接进去就是,老叶是下午进的山,可能最快也要夜里才回来,你们别等,先睡就是。”

门果然没锁,几人推门进屋。

屋子里一共三间房,中间那间是厨房兼堂屋兼餐厅,左右各有一间卧室。

见他们开始收拾带来的东西,村长嘱咐了一句有什么问题尽管找他,就离开了。

说是收拾东西,其实没什么可收拾的,进来的时候,罐子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一个空推车。

他们将两桶水找了个角落放好,开始里里外外研究这栋房子。

和走阴人进来的情况与夏蝉之前进来时不同。

一进来,他们就拥有了身份,遇到的怪物看上去也很正常,并没有对他们展现出明显的恶意,进来的时间点也不是午夜。

殷林告诉过他们,恶灵的世界一般会循环重复一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他们滴了血的那张符咒会确保他们进来的时间点在一切发生之前,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准备。

所以真正需要他们注意的事情,此刻还没有发生。

夏蝉来到了屋外。

太阳已经落山了,整个世界昏暗下来。

这个村子位于一个盆地,四周都是山,十分封闭,天黑得也早,太阳隐入山后,村子的夜晚就开始了。

趁着还能勉强看得清,夏蝉抓紧时间熟悉着周围的环境。

只要不出意外,在离开这里之前,他们应该大部分时间都会待在这间屋子里。

村子里的房子,除了日常起居的屋子,通常还有几间偏屋,偏屋和主屋不相连,隔着一段距离,是用篱笆简单围出来的,上面盖着茅草顶,只能勉强遮风避雨。

她这个爷爷在屋后搭了四间偏屋,两大两小,小的两间是浴室和厕所,大的两间,都有食槽,应该是用来养牲畜的。

不过这两间偏屋内空空如也,食槽上落了厚厚一层灰,看上去已经很久没用过了。

看完这些,她又在周围转了一圈。

叶家的屋子,和村子里的其他住户隔着一段距离,这距离并不算太远,但和其余挤挤挨挨建在一起的屋子相比,就显得远了起来。

她还走到隔得最近的一间屋子前看了看。

不是她的错觉,叶家的这间屋子,比他们的都新一些。

周围的房子,墙板都开始有些发黑了,叶家的还是能看出木头原来的颜色。

回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路基本看不太清了,屋子里只会更黑,殷林和郑玉山已经打开了准备好的手电,光线从窗户中透出来。

好在土路还算平坦,她顺利走到门口,撞见了刚好拿着手电出来的殷林。

“我还怕你看不清,准备去接一下你呢。”殷林从门口让开。

夏蝉从他身边过去:“我视力还可以。”

屋内,郑玉山正在为数不多的几个矮柜里翻箱倒柜。

“我们在找蜡烛。”殷林解释。

夏蝉劝他们别白费力气了。

“这村子估计很穷,我看外面没一户人家里点灯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零点中文网】地址:ld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伏吱
【日更,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比较随机,但是日更,有事会请假!】苏宜年穿书了。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豪门老公,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参加综艺,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五岁继子身份不明,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并且根据书中情节,娃综过后,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刚从无限游戏中厮
言情连载38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