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零点中文网l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北峰地牢大门外。

虞声声正蹲在草丛里,温习方才王一一说过的计划。

“你确定这计划能行吗?”她总觉得有点掩耳盗铃的架势。

王一一拍拍胸脯:“放心,我试过,保准成功。”

话音落罢,他便先一步起身,挺胸抬头往地牢大门走去,虞声声紧随其后。

身穿红色道服的两人双手背在腰后,不急不缓地走向门口看守的两名北峰弟子。

“站住,地牢重地,闲人勿进!”一名身材高大强壮的北峰弟子将剑横在身前,拦住他们的脚步。

王一一却怒喝一声:“放肆!这可是大师姐!你们怎么这么不懂礼数,敢拦我们?!”

他有模有样的架势让两位北峰弟子怔愣,互相对对眼神,疑惑道:“什么大师姐?”

王一一从怀里取出一枚黑色手牌,从他们眼前晃了一眼:“看见没?这可是掌门的令牌。我大师姐可是掌门的首席大弟子,一直随掌门闭关,你们是新来的吧?没听过也不怪你们。如今大师姐已经被安排在北峰掌事,今后便会同你们多多接触。”

他很快收起手牌,又拿出另一枚红色的玉佩,上面镌刻了一个金色的“戒”字。他往前走几步,倾身附在两名弟子耳边,悄悄道:

“大师姐刚刚掌管戒律堂执事一职,日后你们有什么事还得仰仗她,可别在这个时候将她惹急了。”

看见两个弟子的表情开始转变,他又往旁边侧身一站,露出身后的虞声声,摆出恭恭敬敬的态度:“大师姐才出关,今日就是奉掌门之命前来探查地审问被关押的那个南峰弟子。还不快开门?”

两个弟子半信半疑地看向带着帷帽的人。

这女子的确身穿北峰道服,一只手握着腰间的佩剑,另一只手负在身后,帷帽白纱遮住她的样貌,只随着微风而动,瞥不见里面的人。但从她的身形和气质来看,应该不会是普通弟子。

尤其是她那佩剑上的剑穗,黑色短穗同掌门的佩剑很是相似,再加上王一一拿出来的令牌,让人不得不信服。

个子稍微矮一点的弟子按住一旁高状弟子的手,将剑收起,笑着说道:“既然是大师姐,那我陪大师姐一同进去……”

“不用了,大师姐所谈之事涉及门中机密,待审问之后我们自会找各位长老商议。你二人还是好好守在门口,莫叫那些南峰弟子来捣乱,给我们指明人在何处即可。”

王一一想好的说辞的确派上了用场。

高个弟子点头也表示认同:“我们的确不得擅自离开。就请大师姐和这位……师兄进去审问,往下走两层,左边转弯最里面一间就是了。不过那小子嘴巴严,什么都不交代,大师姐要小心他使诈。”

王一一满意地摆摆手:“今日你们俩表现不错,之后若是戒律堂有职务会考虑考虑你们的。”

说罢,没管两位弟子喜笑颜开的表情,便和虞声声一前一后地进到地牢之中。

一下到地底,便闻到一股腐烂难闻的味道。

王一一用袖口捂着鼻子压低声音:“虞师姐,你快去找他,我在这守着望风,万一外面有北峰的长老来,我好通知你。”

方才他的一番口舌之辩让虞声声此刻对他的信任度高涨,她拍拍他的胳膊,竖了个大拇指:“我的钱花的值得。”

她把碍事的佩剑扔到他怀里,自己拿着装好旋清膏的小药瓶便继续往下走一层。

地牢不知道有几层,里面空气稀薄,又充斥着血腥味和腐烂的臭味,让人觉得不适。

她捏着鼻子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一只手抓着快要拖地的裙摆。

花了钱买的衣服,可不能弄脏了。

黑漆漆的地同她鲜红的裙摆相违和,这地上到处都脏兮兮的,不知道是多少人的血,或许还有不知名的污浊物,一不小心就会沾染。

恍惚间她看见尽头有一道白色的身影不知从哪冒出来,先她一步到了牢房里面。

还有人要找陆望?

为了不暴露自己,虞声声只好往后退,躲在台阶口,静静地等待。

-

来者便是身穿一袭白衣的升云宗掌门,他闪身跨进牢门,站立在离陆望不过几步的距离之处,低眸看着他,眸中闪动着道不明的光。

对方对于称呼的排斥实在是在他意料之外。他动唇,想解释那名字的纠葛,但到底是说不出来什么,好像现在说起那些过往都尽显苍白无力。

“即便被除名,你也依旧是沈家的孩子,叫了十年的阿确,早已经习惯了,不如——”

“不如重新习惯叫我陆望。”

掌门怔愣,失笑道:“你这脾气还是同你阿娘一样。”

他本想重新拉近距离,却不料只换来一阵沉默。

“北峰的长老都同我说了。我断然不信妖魔是你放进来的。今夜我便会召集众长老商议此事,你放心,自会还你一个公道。”

他想伸手拍拍他的肩,却瞧见他青绿色的衣服上尽是肮脏的血污,眉头紧皱,“他们怎么可以动用私刑?实在是——”

“舅舅——”

陆望睁眼,抬眸望向他,那一汪无波无动的水色带着最刺骨的寒意,圈住对视者,企图将对方拉进无尽昏暗的深渊一般,泠泠轻语又仿若厌倦一切,没有任何留恋:

“阿娘让你故意将掌门令牌给我,就等着我原形毕露,私自打开结界那天,这不是正如你们所愿吗?”

“我到底是不是与妖魔为伍,在你们心中不是早已有了答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伏吱
【日更,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比较随机,但是日更,有事会请假!】苏宜年穿书了。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豪门老公,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参加综艺,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五岁继子身份不明,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并且根据书中情节,娃综过后,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刚从无限游戏中厮
言情连载38万字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天鹅梦

天鹅梦

穗雪
【下本《今天也要谈恋爱》求个收藏~】跳芭蕾的仙女x玩艺术的京圈少爷谢堰时是A大出了名的校草。程以蔓跟舍友...
言情全本4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