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枝为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零点中文网l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如果你还觉得我是凶手。”潘樾话音刚落,抬起右手朝着旁边的坟中一指,盯视她,完全没有一丝退怯之心,反而坦坦荡荡,“那请你自便,我绝不阻拦。”

上官芷注目许久,他脸上从未有过一丝不对劲的神色,反而凛然与她相视。

难道真的错怪他了?

四下里,刘捕快带着县衙弟兄们气喘吁吁持剑跑来,陈三抱着装着所需之物的箱子一路颠簸与他们同行而来,行至潘樾一侧抱拳行礼:“大人。”

陈三抱着盒子无闲手,只能卑曲着身子点头哈腰示意,其余捕快同样抱拳:“大人。”

她抬眸注视着,睇眼朝着刘捕快几人观察一眼,耳边只闻潘樾吐出一字:“挖!”

循声望去,便是潘樾面无表情仍目视她,看样子,他倒是真诚,刘捕快咽了口气,抬起粗大的手臂挥了挥,语重心长地喊了句:“动手!”

陈三弯曲着身子放下手里的箱子,手揣在腰间见部分捕快上前抄家伙,无济于事。

他一个仵作,自然挖坟不是他应该操心之事。

站于潘樾跟前,她脸上闪过一丝疑云,如今所以证据都指向潘樾,他又对自己抱有推脱,绝口不承认。到底是孰真孰假,一脸诧信目视他。

天清日白,四个捕快闻着尸体所散发出的腐臭味,面露难色,合力托着尸体从竹边缓缓走出。

潘樾和上官芷站于树干空位目睹,一侧,刘捕快闻着气味越来越近,脸呈苦状抬手于鼻尖前不停煽动,强忍着恶心。

强烈的恶臭腐烂味刺激着在场所有人的嗅觉,捕快们纷纷抬手将鼻尖前的臭味挥散。

就连潘樾,在嗅到着臭烂气息后也将头摆向一侧,略有嫌弃。

这味道几乎让上官芷都不能忍受,她抬手在鼻尖前挥了挥,令人作呕的气味仍渗进鼻里,她忍不住捂着口鼻转身视而不见。

即便在姜师父那里回答的如此肯定,可一到真的遇上尸体,她还是不能昧着自己心里的感受。

这气味,她接受不了,也不能接受。

旁,陈三掩面于一侧蓄势待发,继而睇眼看向潘樾,他没任何不悦,便蹲下身子检查尸体。

上官芷转身回头同潘樾站定注视思绪,思须宛然在目,她记起姜师父对她说的话,随后端着手目不转睛朝那尸体看去,眼里仍露出嫌弃的眼神。

陈三检查须兒,抬头朝他看去:“启禀大人,尸体里的咽喉没有泥沙。”

闻言,她侧头掂量一番,他继续验尸,随后抬头,半脸被遮掩,眼神里倒是自若:“也没有落水后挣扎的痕迹,应该是死后被抛尸于湖中——”

“是他杀。”

潘樾应声而起:“真实死因呢?”

陈三脸上闪过一丝迟疑,心中充斥着不安,四处看了下,怔愣须兒神情一滞,他低首嚅嗫:“回大人的话,尸体已经腐烂,这就检验不出来了。”

“他为什么小腹鼓胀啊?”上官芷颇为认真,捂着口鼻观摩尸体,沉吟须兒,见腹部甚为怪异,又垂眸瞧了瞧自己的腹部。

话音刚落,撇眼撇眸盯了眼她,继而顺其视线望去,目光聚集在尸体腹部中,外侧衣物早已腐烂泛灰,且鼓胀得可怕,果真如此。

心有疑虑,她怎么知道呢?

陈三双手带着手套指着尸体,不以为然:“死者在水里泡过,屯了不少水,鼓胀得慌不是很正常吗?”

上官芷抬眸,若有所思:“我怎么听说,死后若水不会吞水入腹啊?”

“上官小姐。”他叹了口气,用不屑一顾的目光打量着她,尽管语气多么和善,面上的鄙夷丝毫不退去,“你一个小女孩子懂什么啊?”

“我做仵作十几年了——”他道,“你信我……”

“信你什么?”

潘樾犀利的眸光落在他身上,眼眸中宛如藏着一把锋利之剑,令人不敢直视,启唇吐出一字,语气坚定:“剖!”

他知道陈三在想什么,不过是图个方便尔尔,早知他信不过,如今这般推三阻四,定然是不够专心致志,意图草草收场。

陈三还想说些,见潘樾心意已决必定不能在再说些什么,欲言又止,垂眸露出一丝不悦,抱拳以示妥协:“是,大人。”

随即,剖腹间席卷而来阵阵恶臭味,在天清气朗下,刘捕快的脸色又囧了些,面带痛苦不堪,抬手不顾直顶着鼻尖,不让气息渗入半分。

身后,捕快们接受不了这个味道,抬手撇头嫌弃着,效仿他顶着鼻尖。

潘樾余光注意到几人的动作,欲启唇直言几句,顿感一阵令人作呕的气味,直干扰他嗅觉,避开视线,缓缓抬手抚摸鼻腔。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102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伏吱
【日更,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比较随机,但是日更,有事会请假!】苏宜年穿书了。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豪门老公,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参加综艺,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五岁继子身份不明,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并且根据书中情节,娃综过后,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刚从无限游戏中厮
言情连载38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