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瑛万没料到这场晚宴会如此热闹。萧景昀这号人物留下了且不说,裴澈不多时竟也驱车赶来了,当然,他真的是为她舅父来的。

她舅父是今日一早进的府,稍晚些她出府的时间,因此未打上照面。不过她也知她舅父要来,还会带上自己的表姊,只是不知是今日,若是早些,她还可以带上她表姊去赵府和各位阿姊们认识一下。

说起她这表姊,沈瑛多有怜惜。明明是个伶俐的女娘,却过得不甚好,只因她阿母早逝,继母待她不好。沈瑛的舅父不似她母亲是个耳根子极软的人,他的续弦却是个极其善于伪装,外表柔弱实际内在极其强势之人。

这个女人手段之厉害,连她阿母这么强的人都吃过她的亏。别提一个小小女娘在她手上要怎么过活了。

小的时候,每每表姊来府时人都是蔫蔫的,白日里不敢与人说话,夜里翻来覆去地喊疼。沈母察她身上也看不出伤口,请了大夫来才知是内伤,且是常年累月积下的。对一个不到十岁的女娘这般折磨,到底是多么狠毒的心肠?沈母心疼坏了,也气坏了,好多次都想去质问她,却被大母拉住了,她大母道:“你能帮她出头一次?可能次次都替她出头?若是不然,她只能更受苦楚。”

沈母想也是,可她看见自己侄女被这般对待如何能冷静,便想去告诉她哥哥,让他休了这毒妇。

大母只道她还是太年轻,他哥哥若是想休她会待到这时?若不想休她,无论沈母怎么说都没用。且他们一家天天在一处,他能看不到女儿的变化?他能不清楚续弦的为人?这世间的男子非是个个都如沈父一般心疼孩子的,总有一些男子是只顾得自己过得好不好,不管他人死活的,孩子如何?又不是他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他能感同身受多少?

大母告诉沈母:“送孩子回去之时多备些好礼,多说些好话,多赞许她把孩子养的好,多体谅她养孩子不容易,趁机同她约定,每年孩子接过来住一段时间,替她分分担子。”

沈母照着做了,果不其然,孩子受伤也少了,性子也好多了。只是,沈母要忍着恶心与其书信来往,虚以委蛇。

幼时的沈瑛只道表姊经常来陪她玩,她非常开心,她并不明白表姊为何先是怕生,又为何性子变得越来越开朗,而后又变的极其阴郁。

后来,大概有五年的时间,她表姊都没再来过,她阿母也不在与舅父续弦书信来往。直至前些日子,舅父在书信上说他续弦生病去了,且他要务繁忙,而表姊及笄后在扬州一直寻不到好的婆家,便想送表姊来京过一段时日,让沈母帮她挑一个好人家。

沈母虽是看不上他这哥哥,但也心疼侄女,便应允了。

...

沈瑛甫一摆脱父母视线,匆匆地换了身衣服就赶去表姊的屋子。她表姊的屋子就设在她闲云阁的不远处,是转为她备的,所以这些年都是空置的。从前这屋子并无雅称,后来沈瑛识字了,为自己屋子题了个“闲云”,还不忘给她这屋子题为“晴光”。许是,她愈大了,渐渐能懂得表姊的不易,并希望她以后的征途都能晴光万里吧。

“表姊!”

“媤媤!”

五年未见的姊妹二人深深地抱在一起。

沈瑛其实很想问她近来可好,可又怕触及她的痛楚,只好无声地抱住她,倒是穆婉先问了她:“媤媤,好久不见,你过得好吗?”

沈瑛缓缓地松开了她,漾起笑容道:“我挺好的,除了偶尔要挨打外。”

穆婉掩着鼻子笑道:“看来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调皮。”她又上下将沈瑛打量了一边,“倒是越来越漂亮了。”

沈瑛也将她全身打量了一遍,道:“那我还是比不上表姊,不像表姊小时候就是美人胚子,长大后更是大美人!”

她这话说得不假,她从小到大见过不少美貌的世家女,要论惊艳的有且两人,文慧公主和表姊穆婉。穆舅父虽是长得一般,可他的第一任夫人,也就是穆婉的阿母,她可是十成十的美人,而穆婉比之她阿母,有过之而不及,更是遗传了穆家人的高挑身材,真真是明艳动人。若说文慧公主是矜贵的牡丹,那她表姊则是艳丽的杜鹃。

穆婉捏了捏她的小脸,“嘴巴也越来越甜了。”

沈瑛卖乖道:“我说得可都是实话。”

“我说两位美人互相吹嘘够了么?够了的话便随我前去宴堂吧。”来人正是他阿兄沈琦,他拱手朝着穆婉行礼,“问表姊好。”

穆婉也朝她还了礼,沈瑛则上前扯了扯她阿兄的袖子,小声问:“我可以不去吗?”

沈琦手指摇了摇,“不可,舅父点名叫你前去。”

沈瑛又问:“那宴上何人?”

沈琦道:“除去俩外人,都是自家人。”

沈瑛白了他一眼,意为:你说话怎么这么墨迹,“除了萧将军,还有一人是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零点中文网【l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斗芳菲》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
天鹅梦

天鹅梦

穗雪
【下本《今天也要谈恋爱》求个收藏~】跳芭蕾的仙女x玩艺术的京圈少爷谢堰时是A大出了名的校草。程以蔓跟舍友...
言情全本48万字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危酒
多个世界已完结,可宰!日六,偶尔加更。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晋升快穿部部长时,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神豪养崽系统。于是,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世界一:震后孤儿(完)原男主威胁小可怜,想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世界二:娱乐圈假贵公子——在逃太子爷(完)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石油大王叫他侄子,牧场场主叫他少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言情连载2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