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又叫了一瓶酒后,又道:“老大!说真格的,当年我们虽混,从未拿过一份不义之财,现在我倒怀疑阿真是不是有问题。”

朱不虚楞了一会儿才道:“阿真!我看不会吧!他是个怕事的人,胆子又小,那金子可能是他老婆的私房钱吧!”

黑**不以为然,道:“阿真他老婆娘家,也是穷家一个,就是有点陪嫁首饰,早也用光。再说他们三天两头的吵,为的还不是钱,但昨儿个夜里,他却突然有了个金手镯,这就有点不寻常,我怕他是赌疯了,来个三只手的,‘偷’!”

朱不虚一脸正经道:“黑**!咱们兄弟可是拜过天,插过香的拜把兄弟,你得多留意他点。”

黑**叹口气,道:“歪提了,这一说又惹我一肚子气了,咱好心地问他金镯打哪儿来的,阿真却是翻脸不高兴地说我多事,多吃红,少开口的。”

朱不虚听闻后,不由得联想王员外府中的窃案,虽认定阿真没这个胆,但也不失是条线索。

此时黑**已有七分的醉态,再加上彻夜未眠,已是哈欠连连,喝完最后一杯酒,打个招呼,起身便回去了。

朱不虚目送黑**离去,心中打定主意后,拿起官刀,走身往黑**先前出来的巷子里走去了。

朱不虚进入巷内,到巷子的最后一户大门外,大敲房门口里道:“小顺子!开门啊!”

不多时,大门开了一条缝,从空隙间钻出一颗年轻的/头,问道:“谁?”

小顺子一眼见着朱不虚身穿捕头公服,可愣着了,不知如何是好?

朱不虚看大门一开,马上用脚顶开,身子矫健地闪了进去,口里忙道:“小顺子别怕,我不是来抓赌的,你们金老大在不在?”

小顺子听闻后,一颗七上八下的心,总算定了下来,迎着笑脸道:“在!金老大在书房,小的带朱爷去!”

小顺子带领朱不虚从侧门绕路而行,来到后院书房,打开房门,恭身道:“朱爷!你在此坐坐,小的马上去请钱老板来!”说完转身往里钻去。

朱不虚坐定后,不多时一位身穿淡黄绸衣,身形有如一只肥猪的中年汉子,红光满面,面带微笑地进入书房。

钱老板笑口大开,沙哑的声调道:“朱捕头,真是稀客,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零点中文网【l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怪侠朱不虚》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言情连载15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