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发现了。

看见月球模型的瞬间,库洛洛立刻明白了。不应该删掉那首歌,应该把那件衣服扔到海里泡过,自己真蠢。

把月球模型拿出来后,未寻等了一会儿,又问:“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这是她第四次问同样的问题,也是最后一次。如果这一次库洛洛还是没话说的话,她也就不会再问这样的问题了。

问完最后一遍后,未寻不再说话,静静地站在那里,静静等着。

库洛洛看着那个月球模型,许多个夜晚,他都曾经在飞艇里看过这个模型,一遍遍打磨着。在巴士车和贝壳船上,他也一次次把它拿出来看。他有很多很多话想说,那些话,跟着那首被删掉的歌一起被删除了。

他看着月球模型,一言不发,很久之后才开口:“我没资格回答这个问题。”

听到这个回答,未寻什么都没说,把月球模型收回去,打开飞艇的舱门,准备走出去。

门一开,夜风就从舱外刮进来,吹得待在温室里很久的未寻抖了一下。库洛洛立刻站到她面前挡住风,把舱门关上,拿起她的斗篷披到她身上。

未寻什么都没说,又打开舱门,走了出去。还算明亮的月光照到深谷里,在很有限的区域投下一小片月光。库洛洛也跟着走了出去。

深谷里空空荡荡,窝金和派克诺妲的坟已经被迁走了。堆在深谷里的乱石杂草也早就被弄平整了,库洛洛把山谷里的地都弄得很平整,还在深谷里装了灯。即便是晚上,走在深谷里,不会被乱石杂草妨碍,也不会看不清周围的景物。

走出飞艇后,未寻朝库洛洛挥了挥手,准备离开这里。从前很多次,她都是这样向库洛洛告别的,只是这一次,她没有说晚安。

挥完手后,她就用了空间转移能力,把自己转移到荒岛上的住处去。看着她使用空间转移能力时,库洛洛忽然伸手过来抓她的手,那动作快得出奇,快到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使用单人的空间转移能力的时候伸手过来,相当于自动把身体接触到的那一部分送过来转移走。接触的是手,手就会被转移走。接触到的是脚,脚就会被转移走。这是幸运的情况下,如果不太幸运的话,身体的一半或者三分之二会被转移走,和被活生生撕裂没什么区别。

未寻以前说过很多次,空间转移能力的风险是很大的,使用的时候很可能会出现身体四分五裂的情况,所以她一般不怎么大量转移生物,她用起来并不是很有把握。她自己单独用起来没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她对自己使用的精度很高,很少出现差池,并不是说她在危言耸听。就像骑车,自己骑和载人,是不同的难度。

库洛洛伸手过来的瞬间,未寻立刻终止了空间转移。然而还是慢了一步,库洛洛的手已经伸了过来。空间转移终止的时候,他伸过来的那只手已经被切开了大半,伤口深可见骨,大量的血液瞬间迸了出来。

未寻立刻使用带有粘性的“气”粘住了伤口,止住了外流的血。她取出一包针,一连扎了几十针,止血、止痛。整个过程,那只伸过来的手一直抓着她,没有放过。伤口流出来的血溅到她身上,没有染到外面可以防水的斗篷,却染红了一大片她里面穿的衣服,脸上也溅了不少。

初步处理了伤口后,未寻把两人转移到飞艇里,拿起平板要联系小z。本来这种情况找玛琪是最好的,能很快就处理好。只是现在他们旅团成员之间还有解不开的心结,库洛洛不会想要见玛琪。所以,未寻就联系小z,它对外伤也很有经验,库洛洛之前的各种伤都是它处理的。

见未寻要联系小z,库洛洛又用另一只手拉住她,说:“不找小z。”

听到这话,未寻放下平板,转移来药箱。又做了一些处理后,她开始给他缝合伤口。她并不是很常做这种事情,之前缝合过的大都是尸体。不过库洛洛伤的只是手,对他来说这种伤没什么大不了的。即便不缝,过段时间也就自己愈合了。

见她在为自己缝合伤口,库洛洛不由笑了,笑得很开心,仿佛根本感觉不到痛。

看到她脸上的血,他脸上的笑又不见了,他拿起手帕来,小心翼翼地擦掉那些血。擦掉她脸上的血后,他又想擦掉她衣服上的血,可惜那些血都染红了衣服,根本擦不掉。擦来擦去,衣服上还是红成一片,像一朵朵血色花朵,开在了白色的布料上。

怎么都擦不掉那些红色,库洛洛不由说:“抱歉,擦不掉了。”

未寻没接话,她一针针把伤口缝起来。见她不说话,库洛洛也没再说话了。他看着她,一直看着,眼也不眨,仿佛其他什么都看不见。

看了很久,伤口已经缝完了,她开始给他包纱布。等纱布包完,她就把刚刚处理伤口用过的东西,直接转移到医疗垃圾回收站里去了。医疗垃圾回收站是流星街的,在菲蒂尔的医生的指导和建议下配备的。

弄完这些,未寻看向库洛洛一直抓着她的手。见她看着那只手,库洛洛不由松开了手。等他松了手,未寻站起来,又向飞艇外走去。

“你不想见我?”

看着她的背影,库洛洛问出了这句话。

未寻没回头,背对着他点头。

“是现在不想,还是以后都不想了?”

没有动作,她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停顿了一会儿,继续向外走。

库洛洛不再说话,看着她走出了飞艇,就那么盯着空荡荡的舱门,一直不肯移开视线。没过多久,他想看见的人又出现在舱门处。未寻去而复返,她手里还拿着一个很大的盒子。她一直低着头,走到库洛洛面前,把那个盒子放下后,就走出了飞艇。

库洛洛一直看着她,等她走出他的视线后,他还盯着舱门看,看了很久,可惜这次她没有再回来了。

天快亮的时候,小z回来了,它一进舱门就看到了正在盯着这边看的库洛洛。发现他受伤了,小z又开始念叨,一边念叨,一边要来给他处理伤口。

库洛洛避开了它伸过来的手,说:“已经处理过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零点中文网【ldzww.com】第一时间更新《[猎人]愿者上钩3》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102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

伏吱
【日更,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比较随机,但是日更,有事会请假!】苏宜年穿书了。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豪门老公,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参加综艺,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五岁继子身份不明,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并且根据书中情节,娃综过后,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刚从无限游戏中厮
言情连载38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