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荣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零点中文网ld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唐卿月手上轻轻缠着丝帕,柔柔为他包扎。

她闭着眼睛,哪管能不能包到被她掐破的伤口,她要做的仅仅是个姿态。

随之,车厢内安静非常,许久没听到少年蛮子再发出咀嚼声。

她悄然将眼帘启开一道缝,瞥见他手中捏着半块樱桃毕罗,身子一动不动,好似走神。

似闲话家常一般,她自言自语:“一战三年,不知死了多少南弥兵将,又累及多少无辜的南弥百姓。你若果真逃出了出去,只怕……”

一叹后,她收住了口。

木诺凤迦眼睫一颤,迷蒙着双眸,想起了过去的那三年里,他做为奴娃,为同父异母的大弟木皮罗凤,鞍前马后奔走的日子。

于无数回战事里,他带着奴娃子们,朝东桓大军军阵杀进杀出,历尽生死。

更看尽被东桓大军攻下的城邑中,南弥百姓们血流成河,暴尸烈日之下,为野狗狸猫扯食……

见他依旧未应,唐卿月趁热打铁,带着推己及人的口吻道:“你为南弥大世子,南弥王和王后做出派你为质的决定时,应当很心疼吧?你出发来洛京那日,为你送行的王和王后必定很伤心吧?”

木诺凤迦喉头一梗,艰涩上下一滚……王和王后心疼他?为他伤心?

为这位瘸腿阿诗玛提及,他便起想从晏父口中,听到自己身世的那个夜晚……

送他出城的那日,伤心欲绝的,也仅是他的晏父。所以于这世间,他也只爱他的晏父。

若非晏父苦苦劝他、求他,要他随萧玉川来洛京为质,奔个好活头,他死也不会离开晏父。

方才,这位瘸腿的阿诗玛问他,于南弥可有想要保护的人——有,但那个人仅限他的晏父。

又因这位瘸腿阿诗玛提醒,他冲动逃离至此际,才悟到可怕的后果。

若他逃了,东桓再向南弥开战,不知南弥王可会怪罪他的晏父……

唐卿月见他久久不言,将垂着的头悄然抬起半寸,睁开一道眼缝,朝木诺凤迦面上瞧去——却呆住了目光。

这少年蛮子一双朗阔眼眸,不知何时变得殷红,亦不知何时蓄满了泪,眉眼间酿蓄着积重难释的悲伤。

心念一动,她明知故问:“你怎地哭了?可是在担心谁人、思念谁人?”

木诺凤迦被她问得喉结剧烈浮动,勉力强抑悲伤。未几,收不住的泪水如决堤的河,漫过他古铜色的脸颊。

见他哭了,唐卿月的心情大好,眨了一眨眼,她捏起宽大的袖口伸过手去,好心又殷勤地为他拭泪。

温声软语地,她哄道:“我也有想念的人,只是他们都死了,我再也见不到了!”

她又一叹:“可你思念的人,南弥王和王后都还活着。别哭了,待你在洛京为质期满,回去还能见到他们。”

再次被她的话触痛了心房,木诺凤迦转动被泪水蒙住的眼眸,呆呆看她,嘴唇颤抖不休……

唐卿月咬了咬唇,又道:“我阿爹阿娘、哥哥都死了,若他们还活着,我又有保全他们的机会,定会全力以赴。”

不知她哪句话、哪个词彻底击溃了木诺凤迦,他从她手中猛地抽出胳膊抹泪,忘了介意她睁开了眼睛。

他喉头强抑着哽咽声,两只胳膊左右开弓,豪放地重重抹泪,虽未放声大哭,哭得也算坦坦荡荡。

唐卿月被他这架式惊住……他哭得像个满腹委屈稚子!

这方才凶神恶煞,喊打喊杀的,野人般的世子,竟然被她几句话就说哭了?

强忍笑意,她再接再厉,伸手搭上他哭得颤抖的肩膀,劝道:“走是走不掉的。与我同处一车,若被人发现,还会担上挟持宫中女史的罪名。你得拿个主意,是否现在回馆?”

木诺凤迦拿开抹泪的胳膊,红着眼看向她,哽咽着摇头道:“我、我没穿衣裳,若被他们看到,会笑话我们南弥人粗鲁无礼。”

怕被人笑话粗鲁无礼?那他刚才对她又勒又掐算什么?

怕被人看到没穿衣裳?这么怕羞,出逃时不知顺手拿件外衣遮羞?拿条长巾遮一遮也好。

一转眸子,她脑中跳出个法子,手指车窗外面:“你去那里躺着,装着不醒人事。我喊人来抬你进馆,他们会给你穿上袍子。待那时,你再醒来不迟。”

她手指所向,是院门外一片不大的花圃,花圃内有两株数百年的高大文冠树。

时下四月头,文冠树茂盛的枝叶间,绽开着白粉相间的花,将树上遮得颇为严密。

手指上指树冠,她又出主意:“我会同他们说,你是树上掉下来的。你醒来后跟他们说,你又饿又怕,晕倒后摔下来了。”

木诺凤迦眨了一眨泪汪汪的朗阔大眼,看着她惊讶小声:“你怎么知道……我就躲在这树上?”

唐卿月也惊讶了。她哪里知道,他就躲在鸿胪寺馆外的大树上?

原来,夜里木诺凤迦于馆内沐浴后,穿着亵裤攀上了房梁藏了起来,想给鸿胪寺馆的人,造成他凭空消失的假像,引得他们惊慌。

果不其然,在浴室外监守的人,见他久浴不出,闯门而入。一见室内无人,立时就乱了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我的巨富妈妈[快穿]

危酒
多个世界已完结,可宰!日六,偶尔加更。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晋升快穿部部长时,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神豪养崽系统。于是,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世界一:震后孤儿(完)原男主威胁小可怜,想让他身败名裂,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世界二:娱乐圈假贵公子——在逃太子爷(完)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石油大王叫他侄子,牧场场主叫他少爷?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
言情连载23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